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富阳新闻 > 民生
姐妹俩在家“断了粮”社区当起“临时父母”
www.fynews.com.cn  2020年07月15日 09:11 富阳新闻网

  本周一,市民丁先生打进本报新闻热线63344556报料,富阳琵琶墩有两个孩子被父母遗留在家里,已经没有饭吃了。在盘龙山社区当助理的我,赶紧核实了情况,确实有两个孩子单独在家,一个17岁,一个3岁,社区在照顾。

  

  昨天上午,孩子的父亲已经回到家中了,但一家人还是面临着难题。


26928_fyrbygf_1594785129966_s.jpg

  

  父母离开好几天,姐姐打了110

  

  打进新闻热线的丁先生告诉我,他上周日在亲戚家做客,发现这两个孩子中午都没饭吃,便好心地叫她们一起在亲戚家的小吃店吃了饭。就在他们吃饭时,社区工作人员也上门来给两个孩子送饭了。“家里人都不在,就两个孩子,要不是社区,怎么办啰!”丁先生担忧道。

  

  昨天上午,我赶到了琵琶墩,和盘龙山社区工作人员、网格员一起来到两姐妹的住处——一处联建房。从小弄堂里进去,转进不到1米宽的过道,尽管是白天,我们还是得打着手电才能看清路。姐妹俩租在2楼,过道没一盏灯,上楼后我看到一扇门开着。“就是这里了。”带路的网格员指了指屋内。

  

  门内是一个十多平方米的房间,带阳台,阳台放着桌子,上面有电磁炉和锅具,边上隔了一个厕所。房间里有两张床,一张双人的,一张单人的,头连着尾放着,中间隔着个柜子。因为父母不在,大床这两天是姐妹俩在睡,床上还铺着棕灰色条纹毯子,我弯腰一摸,竟然还是带厚厚绒毛的棉毯子。“你晚上睡觉热不热的?”我回头问身后个子娇小的姐姐。“不热的。”她怯生生地答。

  

  姐妹俩都在屋里,姐姐虽说是2003年出生,已经17周岁了,但看上去顶多也就是刚上初中的样子,头发简单扎了一把,有些乱,看到我们上门,有些腼腆地站在一旁。3周岁的妹妹倒是长得不胖不瘦,个子和同龄人差不多,姐姐帮她扎了五六根小辫子,穿着绿色连衣裙,很是活泼可爱。姐妹俩皮肤白白嫩嫩,都很清秀。网格员倪阿姨看着姐妹俩心疼道:“这个年纪,家人都像宝贝一样宠的,怎么能让她们没吃没喝独自在家呢?”

  

  原来,姐妹俩的母亲离家出走了,父亲急得跑去温州寻找,姐妹俩就被留在家中,几天下来,东西吃完了,钱也没了,姐姐没了主意,跑去找邻居帮忙,邻居借了她电话,教她打了110。城东派出所民警出警后,联动了街道和社区。


26929_fyrbygf_1594774639669_s.jpg

  

  社区当起临时父母,照顾两姐妹

  

  第一次上门,社区工作人员在姐妹俩的家中找到了大米和几个土豆,她们每天就靠吃这些饱肚。社区赶紧采购了牛奶、面包、方便面等送去。之后,每天一日三餐社区都会送上门。

  

  为了这对姐妹,盘龙山社区的工作人员这两天忙得焦头烂额。“姐妹俩没人照顾和看管,我们社区只能暂时当父母了,至少得保证她们吃得饱、住得安全。”社区党委书记徐晓华和我说。为此,社区还派了网格员,也就是一起上门的倪阿姨,时时关注姐妹俩的生活起居。

  

  几天相处下来,倪阿姨对姐妹俩也生了感情,总会做点油炒饭、炖点白木耳给她们送去当点心,还送去了几个毛绒玩具。但每次一看到她们,倪阿姨就觉得心酸。

  

  “昨天我过来,楼道上就听到妹妹在‘呀呀呀’大哭,进来一看,姐姐在给她洗澡,刚从厕所出来,光溜溜的,拿着一块围巾在擦,就这个,哪里能擦得干啊。”倪阿姨指着边上沙发上的一块黑白格子围巾说。我拿起围巾一看,这就是一条冬季保暖的毛线围巾,当浴巾擦身,不光擦不干,还会粘一身细毛。

  

  因为父母都不在,姐姐就担起了妈妈的角色,每天给妹妹洗澡、洗衣服,还要烧饭、做菜、打扫卫生。房间的柜子边缘一圈,挂满了衣服,有几件还是天冷一点穿的长袖,都是姐姐洗干净挂那的。“前两天,我上门,问她们中午想吃什么,姐姐说,她们已经吃了,后来我知道,家里还有两个鸡蛋,姐姐煎了下,都给了妹妹吃了。”徐晓华说。

  

  不过,到底是孩子,姐妹俩也贪玩,倪阿姨隔几个小时就会上门看一下,经常找不到两人。就在周一晚上,因为下雨,徐晓华特意叮嘱倪阿姨,一定要再上门看看。倪阿姨晚上8点从家里出来到姐妹俩住处,结果,门开着,人却不在。“我跑去隔壁敲门,里面没人,楼下也问了,说没见着,那可怎么弄呢。”倪阿姨急得赶紧向徐晓华汇报。

  

  “先找找,应该就在附近,找不到就报警。”徐晓华一句话,倪阿姨心里稍微安定了点。她知道北渠那边有姐妹俩的几个老乡,赶紧跑去敲门,周边凡是亮着灯的,都去找了,就是没找着。

  

  回来路上,路灯下有一个身影,低头刷着手机,倪阿姨一看,这不是之前在姐妹俩家见到过的一个“老乡”吗,她上前一打听,对方指了条路,说是可能在边上一户老乡家里。果然,当时姐妹俩的确在那户老乡家中。“一开始她们还不肯回家,玩到10点才回家。”倪阿姨无奈地说。


26931_fyrbygf_1594774682658_s.jpg

  

  民警多次打电话,摧回了她们的父亲

  

  这两天,社区一直忙着照顾好姐妹俩,片区民警也时时关注姐妹俩的情况。民警联系上了姐妹俩的父亲吕大哥,不过他当时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还一心想要找到妻子,回复说“暂时不回来,要找到妻子再说”。民警多次打电话劝说、催促,最终吕大哥在周一半夜回了富阳。我们上门时,他正好在家。

  

  吕大哥今年41岁,是贵州的苗族人,黑黑瘦瘦的,他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很惭愧,和我们说话时态度很诚恳。“这回是我没做好,下回不会再这样了,我也是一时在气头上。”老吕说。

  

  他向我们讲述了一家人这两年的经历。

  

  吕大哥是二婚,妻子是三婚,大女儿是老吕和前妻所生,小女儿是和现任妻子生的。去年开始,妻子因为娘家出了事,情绪不太稳定,总要离家出走,吕大哥曾多次寻回,但依旧拦不住她。吕大哥这些年在工地上工作,干活很拼,多的时候一个月可以赚1万多元,但一家四口靠他一人赚钱,还是入不敷出。“这几次出去找人,外面花了不少钱,没钱了只能问老乡借点。”吕大哥说。

  

  痛定思痛,吕大哥这次回来,清醒了不少。他说,既然妻子不愿回来,自己也不再花大精力寻找了。其实,我们在现场都能看出,吕大哥很爱两个女儿。大女儿和小女儿平时穿的衣服,都是他下班之后去附近商店买的,虽然只有每人两三套,但勤洗勤换也够穿。房里的沙发上放着两只抱抱熊,也是他特意买来给小女儿玩的。在聊天中,小女儿一直粘着爸爸,要爸爸抱,吕大哥便一把抱起她,动作自然。

  

  眼下,吕大哥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就是找一份安稳的工作。他之前一直在工地上干活,跟着工地四处奔波,4个月前到了银湖街道的工地上。最近,工地工期结束了,他也失了业。“工地上工资高,但是没法照顾家里。”他本想去杭州一处工地继续干活,但想到一对女儿,犹豫了。

  

  “能不能让孩子回老家让爷爷奶奶或外公外婆带?”社区工作人员提出一个想法。不过姐姐在一旁忙摇头:“我不要去,爷爷会打人的。”

  

  吕大哥解释,孩子的奶奶精神方面有疾病,爷爷会酗酒,喝醉了会对孩子动手,大女儿初中毕业前一直在老家,经常挨打。而小女儿的外公外婆更不能指望,“他们自己家里出了事,更不会来管外孙女的。”他摇头道。

  

  (记者 张柳静 通讯员 孙佳楠)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陈皓] [来源: 富阳区融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