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富阳新闻 > 民生
跟着专家“打卡”富阳历年考古成果展
www.fynews.com.cn  2019年08月23日 10:45 富阳新闻网

    不看热闹看门道!去看一次考古展览,你能从那些残缺不全的瓶瓶罐罐、陶瓷碎片、瓦片抑或看上去普普通通的石头、砖块中看出什么名堂吗?那些奇形怪状的陶罐、大小不一的钵,以及不显眼的玉石,你知道古人都是用来做什么的?考古专家是根据什么来判定一次考古发掘遗址的年代?本期“富报有约”栏目邀请到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孙国平和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杨金东两位考古研究专家,走进正在富阳博物馆进行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富阳历年考古成果展”,现场为我们揭秘瓦窑里遗址和泗州造纸作坊遗址发掘以及文物背后的古文明故事。据悉,本次展览一直持续到10月10日。


6.jpg


    瓦窑里遗址将富阳人文历史追溯到了6000多年前


    孙国平:史前村落男耕女织、饮酒文化盛行……富春江流域的先民生活富足


    瓦窑里遗址,位于富阳大源镇亭山村瓦窑里自然村。该遗址最早是在2010年发现的,当时为配合杭黄高铁项目施工建设,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富阳区文物部门对高铁沿线进行了考古调查。2016年、2017年,省考古所会同富阳博物馆对瓦窑里遗址进行了两次小范围抢救性发掘,惊喜地发现了马家浜文化晚期、良渚文化时期的丰富遗迹、遗物。这次发掘将富阳人文历史一下子追溯到了6000多年前。2018年上半年的发掘,将范围扩大到近2000平方米,发掘出了更多的惊喜。孙国平推断,发源于浙北的史前文化是通过富春江两岸沿江区域传播到浙江中部和西南部地区,富阳是浙江远古历史的重要驿站。


    “出土陶器、石器、玉器、印纹陶器、青瓷器、铁器、铜器等400多件。其中,陶器分别是鼎、豆、罐和过滤器,时代和文化特征明确。”在孙国平的讲解中,瓦窑里出土的这些宝贝几近能复原五六千年前的生活场景。他说,瓦窑里遗址显现出5000多年前的崧泽文化晚期、良渚文化早中期墓葬、村中砂石路及历史时期砖窑等遗迹共30多处。


4.jpg


    在瓦窑里遗址展区,第一个展柜里展出的大量石器主要就是2018年发掘出土的。孙国平说,这些石器是从5000多年前石器加工厂出来的,从石器的形制看,反映了富春江边山坡地和土层比较硬实的环境中所需的生产或者打猎的工具,有石锛、石刀、石球、石斧等,不一而足、功用不一。在众多的石器中,我们看到有一大一小两片平整光滑的长方形石板,标签为“石黛板”。孙国平解释说,它一面平滑、一面粗糙,外附一块研磨器,从考古学研判,古人用研磨器在上面研磨胭脂等化妆品,说明古时的女子也懂得化妆了。


    2018年的发掘有一个最重要的收获,就是有近20座墓葬组成的崧泽文化晚期到良渚文化早期,距今约5000多年的墓地,对于研究和复原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先民在富阳境内的生产生活历史具有重要价值。在20座墓葬中随葬的遗物以陶器为主,有少量的石器和玉器。


    陶器中有许多生活用具,在展柜中有鼎、豆、壶等器物,孙国平说这些都是古人厨房里的“锅碗瓢盆”。如有三只脚的鼎,就类似现代烧饭用的锅,三只脚支撑起烧火的空间,柴火就架在这个锅下面。这些陪葬品,应该是实际生活用具的缩小版模型。一旁的这个形状像一个漏斗和一个小碗的结合体叫过滤器,是大多数墓葬的“标配”。孙国平说,从这种陶器的特殊造型来看,它很可能是用来加工酒的,可以推测富春江流域当时已盛行饮酒之风。他还分析说,瓦窑里一带当时粮食生产已达到一定规模,说明富春江畔生活的先民起码称得上是富农了,生活超越温饱阶段。孙国平笑说,他听说现在瓦窑里区域的村民也喜欢饮酒,看来富阳的饮酒文化是一脉相承的。另外,在瓦窑里晚期的地层中还发现了专门制造酒器的陶窑,说明瓦窑里这个地名也与源远流长的酒文化有关。


5.jpg


    说到“一夫两妻”,孙国平介绍,瓦窑里遗址共发掘了三座良渚文化时期的墓葬,三座墓葬距离较近,中间的墓葬稍大,随葬物品有石钺、石锛等生产工具,可以判断墓主人是男性;而左右两边的墓葬略小,有小件玉器和石纺轮出土——这种器物通常为女性所用,因此可以判断墓主人为女性。根据已有的考古研究成果,在距今四五千年前的良渚文化时期,大致已形成了父权家庭的社会关系:男主外、女主内。中间墓葬为男性,左右两侧两座墓葬为女性,是否意味着是他的妻妾呢?


3.jpg


    富阳泗洲宋代造纸遗址例证了中国造纸术发明和工艺


    杨金东:一处皇家造纸作坊,到现在还是已发现的中国最早的造纸遗址


    富阳泗洲宋代造纸遗址是中国乃至世界上,迄今发现的年代最早、规模最大、工艺流程最完整的古代造纸作坊遗址,是中国造纸工艺、造纸术发明的直接例证和珍贵实例。2013年5月,该遗址被国务院确定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富阳唯一一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08年9月,杭州市文物考古所和富阳市文物馆在320国道受降至场口段改道工程沿线进行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在高桥镇泗洲村凤凰山北麓发现了宋代造纸遗址。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当年10月,考古人员对该遗址进行了正式考古发掘,确认遗址总面积达22000平方米,包括造纸作坊区和生活区。


7983_fyrbygf_1566518985161_s.jpg


    那当时为什么专家能确定这就是一个古代造纸作坊遗址呢?杨金东说,其实刚开始也考虑过这是一处普通的聚落遗址,因为有水井、有墙基。但是通过进一步对遗址的种类和布局分析,再与清代到现存的手工造纸作坊比对,发现手工造纸的痕迹非常明显,每一处遗迹都能与手工造纸整个工艺相对应,但这还需要科学的实证。不出所料,考古专家在遗址中的一只缸里发现了很多纤维,通过检测,以竹子纤维为主,其中也有皮的纤维,而缸的位置正好是抄纸槽边上。“后来经过专家的一致认可,没有任何疑义。这个遗址到现在为止还是发现的中国最早的造纸遗址,我们的发现实证了中国四大发明之一的造纸术。”杨金东说,这就是考古的魅力所在。“大家都知道富阳是造纸之乡,手工造纸历史悠久,即使在现在,富阳的大源、灵桥等地都还有手工造纸作坊。这个遗址的发现也说明了富阳造纸文化源远流长。”


7984_fyrbygf_1566519022581_s.jpg


    遗址中灰浆池附近还有两口水井,水井的水质量更好,推测是造纸用的特殊用水,用于制作更高级的用纸,但也有可能是生活用水。


    在展厅泗洲宋代造纸遗址的展板前,杨金东指着该遗址的全景图片说,我们看到的一条条纵横交错的沟,其实是水渠,整个作坊区以一条东西向的水渠为界,水渠以北主要为摊晒场,水渠以南则有浸泡原料的沤料池、蒸煮原料的皮镬、浆灰水的灰浆池、舂料区、抄纸房和焙纸房等。从这些水渠可以说明作坊的水系布排非常科学先进,引水、排水井然有序,“当时作坊南面就有一条古河道,从古河道连接作坊的有两条主水渠,一条大水渠是往外排水的。另还有石砌的道路、水井和灰坑等”。


    “专家推测这很有可能是专供官府或皇家用纸的造纸工场。”杨金东说,作坊的构造布局非常讲究,比如有一条水沟,水可以循环利用;出土的器物中有不少是釉色莹润、制作精致的瓷器,部分瓷器底部印有“库司”等文字,级别较高;规模非常大,范围约有16000多平方米,遗址揭露的还只是一小部分;经过向外围勘探,又发现了一条火墙遗迹,说明当时应该有好几条生产线。而遗址离南宋都城临安(今杭州)很近。


    从出土的“至道二年”“大中祥符二年”(公元1009年)等纪年铭文砖,将遗址的年代上推至北宋早期,距今已整整1000年,把我国有据可查的造纸作坊的历史至少往前推进了359年。


    相关链接:考古发掘就是一部富阳的编年史


    正在富阳博物馆展览的“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富阳历年考古成果展”回顾并精选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富阳地区的重要考古发现,展出了从1958年至今的30多处富阳区域内重要考古遗迹。从时代最早的瓦窑里遗址,到距今近百年的太平四联穴古墓葬,时间跨度长达6000年。展出的217件文物,多数是首次向社会公开展示。


    从新石器时代马家浜文化和良渚文化遗迹,到各个历史阶段的文物有200多件,从多个侧面展示了富阳历代多姿多彩的社会风貌,是中华民族不断进行文明创造的智慧结晶。考古发掘就是一部富阳的编年史。


    据悉,本次展览一直持续到10月10日。


    (记者 骆晓飞 通讯员 詹静怡 视频记者 金飞)


[责任编辑:陈皓] [来源: 富阳区融媒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