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 师德事迹
平凡着,是美丽的——记大源镇中心小学民乐校区孙兴法老师
www.fynews.com.cn  2014年03月26日 09:47 富阳新闻网
    平凡着,是美丽的。再苦再累,也是快乐的。近40个年头一直坚守在农村完小,默默无闻地奉献了自己全部的青春和热血,那是一种责任。虽然全身病痛,但扎根农村,无怨无悔。

    他就是孙兴法老师,对于孙老师来说,教师这个职业早就融入到他的血脉中。从19岁到58岁,近40年的岁月,他就生活在讲台上,生活在孩子们的淘气声中,生活在学生的成绩单里,生活在与同事们互相切磋的备课本上。“除了教书,我什么也不会。”他说,“手无缚鸡之力啊!”我哈哈大笑。眼前的他,确实瘦弱,但脸庞清秀,气质儒雅,文质彬彬。

    一道特殊的风景线,是他的教室里放着一把躺椅。当然,那更多的是摆设,不过,一学期下来,总有那么几回,他会坐下去,小躺一会。这时候,往往是教室里最静的时候,学生们都沉浸在他布置的默读氛围里。“现在不提倡老师带病上课,”一旁的校区负责人孙汉良老师说,“原则上,上课的时候,是不允许老师坐的,但对坐着上课的孙老师,大家却都认可,当然,他坐下来的时间很少很少。”

    我也这样想,身体不好,可以休息嘛。再说,带病上课,不也影响学生嘛。

    但孙老师说,那是老毛病了,几十年了,不能算是病的。只不过,每天一可乐瓶药还是不能停。

    原来如此,病久了,就不能算是病了,就像连续做某一样工作几十年,它几乎不是工作,而是一种生活方式了。孙老师就是这样的。19岁那年,他从富阳中学毕业,由于家庭贫困,没有考大学,就回到村里,不久即被推荐做了民办老师。他是那么热爱这个工作,边学边教,又去参加了函授,很快就担任了班主任,并且在教坛上崭露头角,没过几年,就被评为县先进工作者。正在他努力奋进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全身无力,饭吃不好,觉睡不踏实,全身浮肿。一查,原来是得了肾病,只好住院。出院后,学校领导为了照顾他,不让他担任班主任,但他坚决不同意,他太喜欢这个职位了,也离不开朝夕相处的孩子们。那是1984年吧,30岁的他,正值壮年。他一边吃药一边工作,一天下来,还是累得够呛,往往一到家里就躺到床上不愿动弹了。但第二天,他又骑着自行车出现在学校里。

    那会儿真是难受,孙老师说,足足有半年不能吃盐,只能吃点青菜什么的。但却不觉得痛苦,难受起来的时候,就看书,看着看着,就陶醉在书的世界里了。而一到学校,感觉反而好了,因为有那么一摊子事要做,做着做着,就忘记了病痛。

    民办老师是那个特殊年代的产物,它与公办老师同工不同酬。公办老师拿的是工资,民办老师拿的是工分,后来改为工资了,也不到公办老师的一半。那时正是改革开放的时候,各种机会纷至沓来,有些民办老师离开了学校,但孙老师从来没有产生过这样的念头。

    “这与崇高无关,不过是我喜欢这个职业,我是本地人,学生的家长大多熟悉,大家知根知底的,教他们好像是一种责任。”在很长一段时期里,民办老师的工资只能维持最基本的生活需求。

    “倒是亏欠了老婆与孩子。”他说。那会儿包产到户,家里的农活一下子多起来,贤惠的妻子从来不让他插手。在妻子的眼里,丈夫是一个文化人,是一个值得崇拜的人。“忙好你的事,”她总是这样对他说。那年暑假,他的肾病终于有了好转,可是,他又犯起偏头痛来了。而这时候,他还有一个任务要做呢。暑假前,学校食堂里的灶破了,他的家离学校最近,修灶的任务他是自告奋勇接受下来的。那会儿,附近只有一家砖厂,砖很抢手,要去“抢”。当时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全身浮肿。开窑那天,他冒着三十七八度的高温,去“抢”了一车砖来。当他帮工人卸下砖后,在回家的路上,他倒在地上昏迷了。后来,亲朋好友都责怪他,家里一点活都不干,却去外面做这样的苦力活。但他说,“这是外面么?我是这个村里的人,我不做谁做呢?如果开学的时候,老师们吃不上饭,那就是我的责任了。”

    责任,我又听到了责任。老实说,这两个字,如果从别的地方听到,我会觉得矫情,但从孙老师嘴里出来,我却觉得最是恰当不过。他是那么顺口地说出来,是因为他觉得工作就是责任。

    偏头痛就是在这个暑假厉害起来的,到开学的时候,还不见一点缓解,痛起来的时候,只想着撞墙,还伴有呕吐,以致于一整天都不吃不喝。但在快开学的时候,他找到了对付病魔的办法。于是,同事们发现,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在上课前七八分钟的时候,孙老师不见了。原来,他正躲在没人处,把手伸进嘴巴里,用力地呕,要呕得黄胆水出来为止。这样,等到上课的时候,他就平复了常态,又抑扬顿挫起来了。他很为自己的这个秘方沾沾自喜,可是有一天,他突然发现在教室的一角,多出了一张躺椅,他的眼睛湿润了。这是在稠溪小学里发生的事。后来的岁月里,尽管他很少在上面躺下来,但这张躺椅却一直伴随着他,从一个学校到另一个学校,一个教室到另一个教室。于他而言,这个躺椅已经成为一个见证他责任的朋友了。“当然,这样的事是不能说出去的。”他说,“一个老师,做到尽心尽责,才对得起学生,对得起这份工作。我觉得,我这样,已经很对不起学生和学校了。”

    “可是,谁没有个头痛脑热呢。”校区负责人孙汉良老师说,“难道说,一有点病痛,就病恹恹的,请假、休息,没有一点精气神,行吗?”

    孙老师是一个内向的人,只是默默工作。布置下去的任务,总能尽心尽力地做好,同事间也能友好相处,没有听到他与谁红过脸。这么一个老教师,从来不会提出什么特殊的要求,要评先进了,他推给别人,学校里要个兼职的出纳,他就义务管着,一分一厘都弄得清清楚楚。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孙老师的教育水平,孙老师带的班的平均分,大部分学期,都在地区一二名上。他还曾经教出过好几个北大、清华生,还有许多拿到永兴一、二等奖学金的学生。这是多么不容易啊!众所周知,农村的孩子读书没有城里的孩子抓得紧。早些年有些孩子背着书包出家门不来学校,而是跑到田野里、溪里玩,而父母根本管不着。对于小学生来说,从小养成好的习惯,又是多么重要。孙老师还记得起那个稠溪的小男孩,父母离婚了,爷爷奶奶管不住,一有空就溜出学校,防不胜防。有一回,孙老师又在村头小溪边找到了他,他正在溪里捉鱼,看到孙老师,露出了惊恐的眼神。看到他手忙脚乱的样子,孙老师笑了,他没有像往常那样揪住他,而是脱掉鞋子,走入溪里。他与孩子一起围起水潭,把上游的水引开,然后,开始向外泼水。师生俩足足忙乎了个把小时,才露出了潭底,看到那些在潭底乱窜的小鱼,孩子开心地笑了。孙老师说,如果你真喜欢捉鱼,那就叫上我,我还有好多种捉鱼的办法呢,不过要在放学后。孩子高兴地答应了。后来,孙老师还为此组织了捉鱼比赛,这个孩子得了冠军。他表扬了孩子,并且说,相信他在学习上也会拿到好成绩。从此孩子有了自信心,学习也上心了,上课的时候,再没有溜出过校园。就是这个孩子,后来成了三好学生。“做老师,有时候,考验的就是耐心啊!”孙老师缓缓地说,显然,这样的事在孙老师看来是最平淡不过的了。

    在孙老师面前,你的心会静下来,岁月把他磨砺得多么精致啊。听他说这病那病的,开始还以为是一个病恹恹的人呢,可是,你看,他的气色多好!实际上,除了住院的时候,这么多年来,他几乎没有缺勤的记录。在痛苦中学会快乐,在平凡里懂得知足,这是他给我的印象。而所有的一切,大概都是跟与生俱来的心性有关吧。平和,内敛,执着,于喧哗的世界里保持着乐观的心态。
[责任编辑:章 苗] [来源: 富阳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