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频道 > 富阳新闻 > 民生
筑虹江海三十年专访从富阳走出去的桥梁专家邵旭东
www.fynews.com.cn  2013年12月31日 08:31 富阳新闻网

    12月12日晚上,央视十套“走进科学”栏目播出了一部名为《筑虹江海》的电视纪录片,它介绍了我国优秀的桥梁建设者们是如何运用高超的智慧和尖端的技术,突破各种艰难险阻,在江河湖海上与深山巨浦中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工程奇迹,位于湖南省宜章县境内的巨型斜拉桥赤石大桥便是其中之一。

    本期“天南海北富阳人”的主人公,就是主持赤石大桥桥型设计的湖南大学土木工程学院桥梁工程系主任、桥梁研究所所长邵旭东。

    ■对话邵旭东

    记者:您现在的生活状态怎么样?

    邵旭东:现在每一天都过得很开心很轻松,因为我有一个由11人组成的强大团队,一旦我对一个项目提出了一个大致的构思,他们就能够很快执行,并且高效率地完成任务。日常生活中,我非常喜欢体育锻炼,尤其是游泳。

    记者:桥梁之于您来说是什么样的一个概念?

    邵旭东:和桥梁打交道这么多年了,说实在话,现在要形容和桥梁之间的那份亲近感,恐怕只有用“越来越觉得自己就是为桥梁而生的”这句话才合适(笑)。我想我的余生也会奉献给它。

    记者:您对中国的桥梁建设事业有什么希冀和展望?

    邵旭东:这些年来,不论是公路桥梁,还是铁路桥梁,中国的桥梁建设事业所取得的成就有目共睹,但一定不能止步不前,从技术质量把关也好、创新发明引领也好,每一条路都任重而道远,中国人的‘桥梁强国梦’需要我们一代代人的共同努力。

    从富阳走出去的桥梁专家

    邵旭东的父亲祖籍台州,上世纪50年代初到富阳中学任职后,便在富阳扎了根。1961年元月,邵旭东出生了,作为家里的老幺,两个姐姐对他疼爱有加。

    邵旭东自小就机敏好学,读小学时,他是学校里算术学科的佼佼者,那时流行以批阅五角星代表作业优秀,邵旭东的算术本每一页都无一例外被老师画满了五角星。进入初中,他的成绩更是名列前茅。

    1977年,高考恢复,邵旭东自然不会错过。但因为家庭“成分”问题,当年初试考了全县第一的邵旭东却被拒录。1978年,高考政策完全解冻,邵旭东再次“披挂上阵”,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被湖南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录取。
    面对完全陌生的工科专业,邵旭东并没有像大部分人那样手足无措,因为有良好的数学基础,加上常驻图书馆,“如饥似渴”地通过阅读、做题以及实践,邵旭东的专业成绩名列前茅。本科毕业后,他与班上仅有的两位女生中的一位喜结连理,两人服从国家安排到甘肃支边。一年后,夫妻俩考回母校,攻读硕士学位。

    此后,邵旭东又顺利完成博士研究生学业,并留校任教,1998年晋升为教授,2001年遴选为博士生导师。

    从业三十多年,硕果累累

    邵旭东现在除了担任湖南大学土木工程学院桥梁工程系主任和桥梁工程研究所所长外,还是湖南省政协委员以及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同时兼任中国公路学会桥梁和结构工程学会常务理事、中国工程建设标准化协会桥梁专业委员会委员、国际桥梁与结构工程协会(IABSE)会员、湖南省公路学会桥隧学科分会副理事长、交通部十百千人才工程第一层次人选以及交通部新桥梁规范专家组成员。

    在长期从事桥梁结构领域的工作中,邵旭东主持部、省、厅级科研项目50余项,有7项成果经鉴定达国际领先水平,其中《多塔斜拉桥新技术研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和湖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他的100多篇学术论文里有十余篇发表在国际顶尖杂志,主编的《桥梁工程》一书更是不断再版,重印15次,被国内各大高校作为首选教材使用。

    兴趣、热爱与天赋

    这些年,经邵旭东之手,许许多多“超级工程”闪亮登场,比如文章开头提到的郴州赤石大桥、长沙湘江南大桥以及世界第一大跨径竖琴式斜拉桥长沙洪山大桥等等。

    而对“超级工程”的启蒙,其实源自他小时候在广播听到的两则消息,分别是对南京长江大桥和万吨水压机的介绍,邵旭东觉得可能在那时,对机械和桥梁的热爱就已悄悄潜入了他的心。

    事实证明,邵旭东对桥梁工程的这份热情,一直伴随了他30多年,而使之得以维系的,还包括他在这一领域内的天赋与敏感。自从分析国内外桥梁工程领域现状后,邵旭东将自己的研究方向确定为大跨与新型桥梁结构研究以及桥梁检测与加固技术,并专注此领域30多年。

    最新的得意之作

    将视线拉回赤石大桥,与设计得中规中矩的普通桥梁相比,赤石大桥耸立于群山中的桥塔墩身显得尤为醒目,除了它180多米的高度外,S形的外观宛如少女的小蛮腰般悦目。

    赤石大桥作为巨型斜拉桥,其多塔设计存在一个难以回避的问题,即体系刚度较弱。如果做成A型桥塔结构,墩身必须做得非常粗大,才能提供足够的刚度,但这样一来,势必会影响建筑美感。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邵旭东着手对桥塔重新做出设计,经过大量验算,考虑到桥塔墩身应力两头大中间小的受力情况,他提出了原创性的双曲线收腰方案,对桥塔墩身中间部分适当予以收缩,并通过将桥塔横截面设计为多边形状,分段浇筑后用横隔板加强桥塔刚度,从而让大桥在稳定性以及抗风抗震等方面更有保障,该技术获得国家发明专利。赤石大桥预计将于明年竣工通车。

    就在今年11月26日,由11位桥梁结构专家组成的鉴定委员会对邵旭东所带领的团队自主研发的“超高性能轻型组合桥面体系”给予了“成果对提高钢桥面系使用性能和耐久性能具有重要意义,经济社会效益显著,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项目研究成果达到国际领先水平”的鉴定意见,此项目获得交通运输部重大科技专项和国家科学基金的共同资助,其重大价值可见一斑。据邵旭东介绍,这项成果有效解决了钢桥面结构开裂、铺装破损两大世界难题,2011年,“超高性能轻型组合桥面体系”与来自国内外的其他4种方案同时在广东省肇庆市马房大桥上进行试验PK,两年后,它是唯一一个没有让桥面出现开裂破损等情况的方案。

    “造桥要让富阳‘显山露水’”

    因为家庭和事业都在湖南,邵旭东早已习惯了那里的生活。但每逢过年,他都会回到富阳,看望母亲和两个姐姐。平日因公出差或者外出讲学,要是离家里近,他也会抽空回来转转。

    在大姐邵慧卉的眼里,弟弟从小就“意志力强,好学上进,让家里人时刻都很放心”。

    邵旭东感慨每回一次富阳,都会被家乡的巨大变化震撼到,对“家”里头的现有的两座大桥——富春江第一大桥与富阳大桥,邵旭东表示都很满意。但富阳以后要是再造桥,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富阳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不像上海、北京那些大都市,不要让大规模的人造建筑物‘喧宾夺主’,遮挡掉城市里原有的自然风光,因此桥梁的设计最好能够精致小巧,让富阳更好地‘显山露水’。”(记者 许荆楠 通讯员 刘学文)

    ■新闻延伸

    邵旭东主持或参与设计的“超级工程”

    郴州赤石大桥:成都至厦门高速公路汝城至郴州重要控制性工程,主桥结构为四塔预应力混凝土双索面斜拉桥,大桥跨越近1500米的山谷,主塔最高达286 米,平均高度约270米,桥面距地面最高达183米,最大跨径380米,为目前世界第一大跨径高墩多塔混凝土斜拉桥。

    长沙洪山大桥:位于城市西北环线上的特大桥梁,它跨越九曲十八弯的浏阳河,是目前世界上跨度最大的竖琴式无背索斜塔斜拉桥,也是世界上唯一高度超百米的混凝土斜塔桥。

    铜陵长江公路大桥:于1991年12月开工建设,1995年12月26日建成。该桥全长2592米,其中主桥1152米,引桥1440米,为主跨432米的双塔双索面预应力混凝土斜拉桥,桥塔为H形塔。大桥位于安徽省铜陵市,是安徽省境内400公里长江上的第一座跨江公路大桥,总投资4.5亿元人民币。

[作者:章节] [责任编辑:章节] [来源: 富阳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