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 文学天地
真的爱你---------怀恋外婆
www.fynews.com.cn  2012年10月10日 00:29 富阳新闻网
    时光,也许只是用来回忆的。一些人,一些事,在生命中或激烈、或平淡的来着又去着,彼此携手又放手。可是,总有一些是值得纪念的,一些回忆、一些经历,一些梦想。  
    已经离开外婆1年多了。心情至今难以平静,无法下笔。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总象挥之不去的梦魇,在脑海里不住的盘旋。夜幕降临,记忆的潮水退却,那些曾经的点点滴滴便如沉积于水底的石块,在眼前纤毫毕现。  
    2年的军旅生活已经结束,我马不停蹄的往老家走,多想快一点见到养育了我18年的外婆....一下飞机我就直蹦成都汽车站 。第二天一大早便回到阔别了2年的外婆家。  
    一进门便直奔外婆的卧室。外婆面朝墙侧躺在床上,仿佛已经熟睡,花白的头发散乱着。妈妈牵着外婆的手,俯在她耳边说:妈,谭超回来了。外婆仿佛被惊醒了一般,连“恩”了几声,便依旧昏睡过去。我坐到外婆床前,轻轻的握着外婆的手,浑身冰凉。我更紧一点的握住她,希望把我的热量传送一点到她身上,却是徒劳。  
    这时外婆稍微清醒了一点,也认出了我,看了我们一眼,便无力的倒在床上:“这么远,回来了好啊,还考上大学了,好啊~~~~~~~”  
    我看着外婆现在骨瘦如柴的身体,想到18年来的点点滴滴,想到一切的一切终于落下泪来。  
    转眼看见衣柜上有一张外婆十年前的照片,那时候他已经六十多了,胖却矍烁,依然有着清亮的眼神。如今,外婆的眼睛已经浑浊不堪,身体飘轻如一副空壳,只能看见凸起的青筋和松弛的皱纹密布的皮肤。那一瞬间,我手里握着的,仿佛是一只易碎的花瓶,在某个不可知的时候,便会瞬间支离破碎——时间拥有多么大的力量啊。曾经那样丰腴饱满的身体,竟被无痕的刻刀雕刻成一副如此苍老的容颜。那些流动的热血呢?那些夹着汗味的满头乌发呢?那些温暖呢?那些笑容呢?——两年过去,时光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将生命的印征一点一点的剥夺去了。  
    衰老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  
    外婆慢慢的坐了起来,并在舅舅的搀扶下走出卧室。我轻轻移步出门。  
    我和姐姐收拾着我的行李,回忆着当年离开的情景。  
    已近黄昏。弯弯的小路还在,路边的旧楼已盖了新房,在夕阳中熠熠生辉;门前的小树还在,却没有了往日的生气和绿意;几间破旧的老屋也在,只是废弃了太久,屋前屋后早已杂草丛生,荆棘密布,在夕阳中显得越发的颓败。门前的黄果树已经很高很高了,当年梳着油亮的大辫子在树下纳鞋底的的年轻姑娘,如今已是为人妻的妇人。那棵歪脖树已不见踪影,曾经我们坐在树上看过多少回日出落。。。。。。  
    家里的铁门依旧是当年的模样,厨房的窗户依旧是高高的,铁栅栏被熏的黝黑,锅灶却早已冰冷。想起小时候,我都会在这吃着外公和外婆做的饭菜,每当放学回家看见外婆倚着门观望,也会颠颠的扑进外婆怀里。外婆身上有淡淡的柴火气息,夹杂着朴实的清香。外婆还做得一手喷香的南瓜焖饭,当饭菜熟了以后,再往外公自己做的灶里扔一两块红薯,过一会,余火已将红薯烤的香气四溢。。。。。。夏天的傍晚,端着一碗喷香的南瓜焖饭, 坐在老街的凉棚下,看着红彤彤的夕阳从山的那边渐渐的沉落下去——真是最惬意的时刻。  
    当兵离开家这么多年了,我依然忘不了她送我时牵着我们的手问:“什么时候回来啊?什么时候回来啊?在部队一定要听首长的话.......”直到走了好远,还能看见她倚在码头张望着,不时抬起袖子在眼角擦拭。  
    我一年比一年长高了。外婆也一年比一年苍老。  
    因为老了,外婆已经不能和我多说话了,话语也少了很多,我们只能这样相对而坐。阳光透过叶隙,在外婆沟壑纵横的脸上投下班驳的光影。外婆从上到下的打量我一身的军装,浑浊的眼睛里闪耀着晶亮的光彩。微风吹过,黄果树叶从眼前簌簌的落下,在我心里汇成一条酸涩的河。  
    生命就象一朵花开的时间,从孕育,到初绽,盛放,直到枯萎。时间无声的流逝,如刀一般刻划着岁月的痕迹。生与死,隔着阴阳,却往往在瞬间完成了变换。  
    闻知外婆去世的消息是我离开家到学校报道后的1个月零3天以后。早上接到姐姐电话,立刻有不祥的预感。我请好假,用最快的速度往家里赶,但是还是没有见到她最后一面,这是我才到达四川的达州,离家还有百余公里 , 
    在路上,我半晌说不出话来,泪水潸然而下。  
    回到家我眼睁睁的看着殡仪馆的工人们把我的外婆用一副沉重的水晶棺与我们隔开。我的心渗出血来。我哭得已经没有任何声音,昏了过去....  
    送行的人很多,在小路上汇成一条白色的河流。可是,有什么用呢?有什么用呢?  
    整整6天的守灵我一夜没睡,守在外婆的灵前,希望能陪她走完最后的人世路....外公说,外婆临终前挣扎得很苦,不住的喊着我的名字。但是当我赶回来的时候,外婆已经阖上了双眼。她有太多的遗憾啊。这样一个与世无争的人,从来没有向自己的儿女索要过什么。一生善良勤劳,受人敬重,却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还没有享到我一天的清福。父母在我十多岁时就离婚了,是外婆把我接了过来,外婆的感冒特别严重,心脏也很不好,因此身体一直都不行。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外婆会这么早离开我,把我丢下不管,我不止一次对自己说过:我一定要好好报答外婆,一定要让她享福,我一定要让她开开心心的。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外婆终究没有等到我们即将报答的那份幸福,孤零零的撒手人寰。  
    6天后的早晨,我们送外婆下葬。回来的时候天已近中午。车窗外,金亮亮的太阳挂在天中,路边人家的窗户里反射出暖融融的阳光。重阳节,我的外婆却孤单的躺在泥土中,与沉沉的黑夜为伴。  
    外婆去了,我活着。外婆的恩慈死去,我的悲哀活着。一掊黄土无情的隔断了阴阳。我生平第一次感到死亡带给我的深刻的绝望。生命不可阻遏的循着既定的轨道前行,爱也罢,留恋也罢,祈祷也罢,终无法逃离命定的结局。上帝给我一个鲜活的生命——我的追求,必定夺走我生命中的另一部分。多么吝啬。如果人降临世上便是承受苦难,那么,活着有什么意义?难道只是为了遥不可及的天堂么?  
   如果有天堂的话,我相信,我的外婆此刻一定站在天堂的路口,向我遥遥的微笑。脸上映照着神圣的天光。 

   外婆20年来我一直都想对你说:我真的爱你,谢谢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谢谢你养育了我18年! 

   18年养育恩不忘, 20年挥泪述真情。 

   永别了我的外婆,永别了我的亲人,永别了........ 
[责任编辑:] [来源: 转载]